白福贵

公众号:《白大夫小曲库》

没有感情的杀手

100天不喝奶茶是种什么样的体验

发布了长文章:100天不喝奶茶是种什么样的体验

点击查看

要等到9月才能看惘闻的现场,8月显得略微难熬

猫咕噜

猫咕噜和中土世界的咕噜有两个共同点,一个是因为喉间发出的声音得名,一个是丑,丑到在学校里,猫咕噜从来没有得到过一根爱心火腿肠。


这无疑让他的流浪生活雪上加霜。


今天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。他坐在榕园背后的小树林里舔着爪子,盘算着上哪儿能吃上一星半口。


“喀呲”,背后传来的枯叶被踩碎的声音让他瞬间警觉,拱起后背全身炸毛,嘴里不住发出咕噜声,瞪大了双眼看是哪个不长眼的这时候来打扰。


身后的大橘举着爪子抬也不是,落也不是,“那个,咕噜,我刚刚趁乱藏了点猫粮,你...”


“你自己吃吧”猫咕噜见是大橘,也渐渐放松下来,重新坐下舔毛。


“我找到新的主人了,是外面的人,我打算跟她走”


凭借着偶然性散发的爱心和比较宽松的生存环境,大学校园总是流浪猫的天堂,有的来自校外,更多的是被学生遗弃,包括猫咕噜和大橘。


“你不怕重新再经历一次被抛弃吗?”


“我什么都没有,所以我什么都不怕”一向靠卖怂和卖萌求生的大橘突然一下子好像变了一只猫。


大橘走了以后,猫咕噜也转身回到小树林的角落。比起空荡荡的胃,空荡荡的脑子更让他难受,里面仅装的5个字“我该去哪里”晃荡得厉害,扰得他心神不宁。


走吗?走去哪儿?去干什么?


“猫捉老鼠”的时代已经过去,供人吸才是新的使命,而此刻又丑又臭又脏又瘦的猫咕噜,显然没有资格担此大任,活下去变成了唯一的任务。


既然如此,去哪儿不是去流浪呢?


每每想到这里,猫咕噜就歇了出走的心思,思考使猫疲惫,思考无解更让他痛苦。一只猫去追寻生存的意义远不如追一只老鼠来得实在。


猫咕噜果然再也没在学校里见过大橘。


为了活下去,他变得越发的凶狠,让那些靠施舍为生的猫们心生忌惮,而脱离了“可爱”一词的猫在大多数人眼里已经不能称为猫了,所以即使是学生们,也不再对他抱有任何怜悯。


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榕园的宿管阿姨开始把吃不下的剩菜剩饭倒在不起眼的角落。


蹲点的猫咕噜立刻冲上去狼吞虎咽,也引来了三两只饿极了的猫。猫咕噜抬头恶狠狠地盯着他们,龇着牙发出威胁的咕噜声,见他们后退两步才又埋下头狂吃起来。


一对小情侣携手不知从哪儿冒出来,看见丑得一批的猫咕噜正吃得畅快,男生一脚把他踹飞,“草,哪儿来这么脏的东西,也没人管管,伤着人怎么办”


女生没有看一眼倒在一边的猫咕噜,对着纷纷躲远的其他猫们招手,指了指地上的剩饭,接着就被男生拉走了。


猫们也不再顾忌一时站不起来的猫咕噜,一拥而上抢着多吃上一口。吃完没有看一眼倒在一边的猫咕噜,各自散了。


流浪的第347天,猫咕噜躺在地上咕噜噜地喘气。


不知道收养他又抛弃他的主人过得好不好,不知道被抛弃又被收养的大橘过得好不好,不知道那些曾经露过面但永远消失的野猫们过得好不好,不知道当初如果离开自己过得好不好。


不知道。


他唯一知道的就是,刚刚那个女生路过他的时候说了一句


“那只猫真的好丑啊”